欢迎访问铜川市司法局门户网站!
你的位置:首页 > 法制在线

女子酒店遇袭,和颐酒店到底负什么责任?

2016/4/8 9:18:20 来源: 点击:

今天,一位女子在北京和颐酒店遇袭的事件刷爆网络。

 

【事件回顾】

 

根据新闻报道,4月3日晚,一位女子在入住酒店房间时,遭陌生男子尾随挟持、强行拖拽、掐脖等,整个过程持续了长达6分钟之久。期间虽有多人围观,但最终仅有一名酒店服务员上前劝解,还有一名路过的女房客给予救助。后男子受惊逃走,该女性才得以脱身。

 

在整个事件中,该女子多次与酒店方面沟通,酒店表现相当没有诚意。那在类似的案件中,如果房客遭受了他人侵害,酒店到底有没有法律责任?房客又应当怎样维护自己的权益?


 

【酒店的违约责任】

 

消费者在酒店登记住宿后,实际上与酒店之间订立了一个住宿服务合同,两者间成立了服务合同关系。其中,酒店对消费者的财产及人身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是合同的当然内容。也就是说,在住宿过程中,因酒店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消费者人身遭受侵害或物品毁损灭失的,酒店经营者都要基于安全保障义务而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并对消费者进行赔偿。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


第十八条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宾馆、商场、餐馆、银行、机场、车站、港口、影剧院等经营场所的经营者,应当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在此次事件中,由于和颐酒店未能实行严格的访客登记制度,导致非房客进入住宿区,进而侵害到该女子的利益。该女子完全可以基于上述住宿服务合同,起诉和颐酒店违约,进而要求和颐酒店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酒店的侵权责任】

 

消费者在酒店入住后,酒店有义务保障消费者的人身财产安全。如果酒店未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消费者的人身财产权受到侵犯,则酒店构成不作为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的法人……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也就是说,即使是陌生男子是导致该女子受害的第一侵权人。但是,由于酒店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因此,酒店构成不作为的侵权,同样应当对该女子受到的伤害承担侵权责任。


【酒店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

 

一般而言,法院主要通过以下方面认定酒店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1.是否配备保安人员;

2.是否配置安保设备;

3.是否及时提醒、明确指示、适时提示旅客注意安全;

4.是否严格进行出入登记,加强安全管理;

5.是否在旅客遇到危险时及时救助;

 

【维权路径】

 

无论从违约角度还是从侵权角度,酒店均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消费者受害时,仅能选择其中一个角度提起诉讼,也就是说,要么提起违约之诉,要么提起侵权之诉,不能两者同时主张。

 

【违约之诉】

 

优势:在加害人不能确定或无法找到的情况下,弯弯可以直接选择违约之诉,依照合同约定要求酒店方直接赔偿相应损失。

 

劣势:首先,违约之诉无法要求精神损害赔偿。而且,基于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消费者只能诉和颐酒店。而由于和颐酒店只是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违约程度有限,消费者能够获得的赔偿额度可能较低。

 

【侵权之诉】

 

优势:首先,消费者可以将酒店和加害人列为共同被告;其次,加害人是侵权行为实施人,其应当承担的责任较重,消费者可以获得的赔偿比例较高;再次,只有在侵权之诉中,消费者才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劣势:由于法律规定,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只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因此,如果无法找到直接加害人,仅仅起诉酒店,酒店只是承担补充责任,一般而言,该责任不会超过总责任的一半。

 

【酒店安保责任案例】

 

为了便于大家更好的理解法院对酒店安全保障责任的裁判情况,小编搜集了几个和酒店安全保障义务有关的案例,供大家延伸阅读。

 

案例一:旅客洗澡摔伤,酒店损害赔偿

 

【案号:(2015)泰商终字第376号】

 

案情简介:

 

原告李某于2013年6月13日入住由被告华创酒店经营的如家快捷酒店泰安虎山路岱庙店。2013年6月14日,原告在客房卫生间内洗完澡后,穿着酒店内提供的无纺布一次性拖鞋迈出第一只脚时滑倒,摔伤右前臂致桡骨远端骨折。原告为此花费医疗费、交通费等若干。原告为此诉至法院,要求华创酒店赔偿医疗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等合计三万余元。

 

法院判决:

 

李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对自身行为可能出现的后果进行辨别,其因滑倒受伤,对自身摔伤负主要责任。华创酒店根据法律规定应当在合理的范围内提供安全保障义务。在本案中,华创酒店作为酒店的经营者在服务过程中虽有警示标语,但警示标语字迹过小,未举证证明给原告提供的一次性无纺布拖鞋是否合格,也未给原告提供可替代性用品,被告服务存在一定的瑕疵是导致原告滑倒摔伤的原因之一,应对原告的损害后果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原告应对损害后果承担70%的责任,被告应对损害后果承担30%的责任。

 

案例二:情侣拌嘴,男方宾馆房间杀人,宾馆无需赔偿

 

【案号:(2015)卫民终字第370号】

 

案情简介:

 

被害人田某与侵权行为人孔某(男)曾系恋人关系。2013年12月1日,孔某在胡某经营的中卫市某大酒店登记入住223室。当晚21时许,孔某找到田某并将其带至某大酒店223室入住。因睡前双方发生口角,孔某遂产生杀害田某的念头。次日凌晨1时,孔某乘田某睡觉之时,杀害了田某。

 

田某的父母以胡某经营的某大酒店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相应责任为由,诉至法院,要求胡某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30余万元。

 

法院判决:

 

被害人田某跟随孔某入住的宾馆配有安保人员,说明宾馆管理人胡某履行了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被害人田某遇害地点是宾馆房间,该房间相对宾馆公共场所而言是较为私密的空间,宾馆安保人员只有在入住人员允许或求助时才能进入。由于与被害人田某共同入住的孔某是临时起意乘田某睡觉时将田某杀害,无证据证明发生了能引起宾馆安保人员合理注意的打斗或其它声响。田某的父母也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实宾馆管理人胡建江有怠于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因此,田某、李某提出某大酒店的管理人胡某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相应责任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案例三:旅客大堂被殴打致死,酒店赔偿损失

 

【案号:(2014)浙杭民终字第641号】

 

案情简介:

 

2010年12月18日凌晨3时,崔某亲戚的女朋友因醉酒在凯瑞酒店一楼大厅沙发上哭泣,路经此处的被害人吴某甲见状上前张望后离开,陪同该女子的崔某、潘某认为吴某多事,遂上前殴打被害人吴某甲。

 

在被害人吴某甲未还手的情况下,崔某、潘某持续对其进行殴打,后吴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法院判决:

 

凯瑞酒店作为安全保障义务人在伤害事件发生后虽然积极履行了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但若其事先对场所内具有潜在危险的酒醉人员予以关注并劝导,可避免伤害事件的发生。且在殴打事件发生时,凯瑞酒店一楼大厅并没有安保人员在场,其在履行安全保障义务时存在一定的缺陷,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法院酌情确定凯瑞酒店承担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50万元的20%,即10万元赔偿款